手机小说 > 玄幻奇幻 > 停手吧赛博人,外面全是玩家 > 第六十一章 一条人命卖两次

第六十一章 一条人命卖两次

“他没救了。”

狼哥在接应车的残骸里,找到了公司人。

这可怜的家伙碎成了一块块的,义体和血肉被高温融在一起,变得焦黑。

“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救他?”土豆妹捂着鼻子问道。

烟鬼摇摇头,表示自己也毫无头绪。

接应车的司机在接应车爆炸后,二话不说就走了,看来这次任务的“意外”也是在计划之中。

他通过游戏界面拨打了断臂洛克的电话。

信号满格,但是对方挂断了。

【断臂洛克:有什么事,到丽人酒吧再说】

看来只有去丽人酒吧才能知道情况。

烟鬼呼叫了砰砰酱。

【目标地点:丽人酒吧】

【费用:500格罗申】

“我的天,”他目瞪口呆地拒绝了付费确认,“砰砰酱,你是在抢钱吧。”

【砰砰酱:客人,根据砰砰酱网络的计算,在巨灵城实施抢劫行为的收益,远小于提供高端出租车业务的收益】

烟鬼收起游戏界面,对其他两个人说:“我们骑摩托去吧。”

……

丽人酒吧。

夜深了,过了十二点。

酒吧里的摇滚乐队,换成了一个俏丽的女郎。

音乐舒缓,而那女郎随着音乐慢慢舞动。

舞姿幅度很小,可配上她那勾勒出成熟曲线的亮片红舞裙,在聚光灯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。

女郎的歌声慵懒,嗓音带着一点点勾人心魄的沙哑。

一曲终了,她微微笑着,目光盯住了那刚走进酒吧,风尘仆仆的三人,特别是土豆妹。

女郎微微低下头,朝话筒哈了一口气,像说悄悄话那样:“我马上回来~”

她话尾还不忘恶作剧般呼气,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小俏皮。

小酒桌上那几个喝着低浓度果酒的男人,听得醉意更深。

“她,她在我眼里,算不上很漂亮,可是为什么,”一个男人看着走下台的女郎说,“我的眼睛都离不开她了。”

另一个喝酒的男人放下透明的酒杯:“你错了。她是我见过最性感的女人。”

同一桌最后一个男人,把一杯酒一饮而尽:“我没说错吧?下半夜的酒吧总会给你惊喜。”

他们给自己倒满酒,轻轻碰杯。

……

土豆妹拨开丽人酒吧的半透明帘子。

迎面走来的,就是那个在她的白色棒球帽上印下一个口红吻,还不忘留下联系方式的女郎。

“火药,鲜血,还有汽油的味道。”女郎说着,朝土豆妹走来。

狼哥挡住了女郎的路。

他的声音冷硬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那和你没什么关系,”女郎轻笑道,“我可不是为你来的。让开点,男人。”

狼哥寸步不让。

“没事。”土豆妹说。

她挂着自信的笑容,钻出狼哥的保护。

在阴森恐怖的通风管道里都冒险过了,还怕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?那不可能!

土豆妹这么想着,下一刻浑身僵硬。

女郎低下头,和她的脸靠得很近。

土豆妹能感觉到,女郎呼出的热气带着迷人的幽香,在她的耳边环绕。

“吹弹可破的皮肤,还有这种紧张到发抖的反应,你可太可爱了,”女郎在她的耳边说,“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?连短信都不发,太伤我的心了。这是女孩的友谊哦。”

这女郎轻声说:“当然,也可以是超友谊。”

她说完这句话,不等土豆妹反应,就踩着猫步回到了台上。

“下一首歌,”女郎对着话筒说,“大家想听点什么?”

土豆妹这才反应过来。

她居然……居然被一个女人撩了?而且还有点晕乎乎的。

【我要看女孩贴贴】

【看那大姐姐的眼神,真·宠溺】

【爱了爱了】

烟鬼看了一眼直播间的弹幕,暗道一声这么多沙雕网友半夜不睡觉,全然没有想到自己还在午夜直播。

“走吧,”狼哥把已经拔出来的手枪,塞回裤带的枪套上,“时间不早了。”

……

壮汉保镖让出道路,让三人走到断臂洛克所在的包厢。

“做得挺好的,”酒吧的实际控制人,断臂洛克抽起一根女式烟,“任务完成了。”

狼哥说:“在接应的车上死了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断臂洛克恍然大悟,“哦,你说的是‘货物’。都是‘货物’了,死了就死了,死得干净就好。”

狼哥皱起眉头。

他曾以为,把一个被绑架的男人叫成“货物”,只是为了隐瞒真相;但看断臂洛克的言行,“货物”这个词一点没错——至少对她而言,那个人只是一个货物。

【断臂洛克向你转账500格罗申】

“说好的报酬。你们要先听听你们要的情报,还是在吧台点上几杯酒,等明天再说?现在这里还有一个空的包厢,说不定一会儿就没有了。”

狼哥不依不饶:“别扯开话题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断臂洛克的嘴角先泛起一丝弧度,而后咧开嘴,无声地笑了笑,喝了一杯加了冰块和柠檬汁的鸡尾酒。

她不慌不忙地说:“好奇心挺重?有时候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这么说吧,我接了两个委托,一个是把我们的货物,从烈火帮的地盘上带出来;另一个就是让他死在废土上,雇主明确要求要高温破坏。”

“把他救出来——”

“停!谁说要救他了?”断臂洛克放下晃荡着冰块的酒杯,“第一个委托,是让我们上通缉令的货物死得慢点;第二个委托,是让我们的货物死得快点,这并不矛盾。”

烟鬼算是明白了:“你把一条人命卖了两次?”

断臂洛克靠在柔软的背垫上,笑而不语。

她默认了。

“你不怕第一个委托的雇主来找你麻烦?”

断臂洛克只是说:“要和我这样的中间人打交道,就该知道规矩。而且,我只是用你们能听得懂的话,简单说了点皮毛。这件事背后,可不止两个雇主那么简单。

这里的水太深了。就算是我,也只敢趁机捞一把。要不,就是那家小雇佣兵组织的下场,你们知道的,屠杀。”

烟鬼听到这话,打开了游戏界面,发送消息。

【反向抽烟似神仙】:狼哥,这家伙太阴了。我怀疑我们哪天被她卖了,还要替她数钱。

【至尊狂少】:什么谜语人!

【学猫叫的狼】:情报贩子都这样,特别是这种情报掮客更不能信任。但是,我们现在只有这个情报渠道。

【学猫叫的狼】:巨灵城很多人都和这件事有接触,但他们都异常谨慎,这很奇怪。

【至尊狂少】:狼哥,你觉得谁是幕后黑手?

【学猫叫的狼】:统治这座城市的,巨灵荣耀公司。